李小璐和蒋劲夫新剧上热搜:你接受多少关注,就要承受...

2019-12-07 11:05:27 8

明星总是喜欢提醒普通人:尽管我浮华,迷人,拥有唾手可得的关注和财富,但我其实也是普通人,依然会犯一些普通人都会犯的错误。 比如李小璐,在过去不久的千字长文里,为自己辩解说:我不是完人,我只是千千万万女人当中的一个普通女人,是亿万劳动者当中的一个普通文艺工作者。 但普通人却也热衷于不断提醒名人:做明星就要有明星的觉悟,既然你是公众人物,生活在高光下,赚的是关注和流量,就不要谈什么普通人的隐私权和人权。 比如李小璐和 ,新剧《你这么爱我,我可要当真了》,还未播出,就先上了热搜,不过下面一片骂,说得最多的就是导演会选人,一个家暴,一个出轨,天作之合。 很多网友还建议导演应该更名为:你这么出轨,我可要家暴了。 不得不让人感慨,似乎明星没有犯错的权利,一失足就是千古骂。 所以,针对来自网友的绑架,这些年,明星们也发明了一个词:网络欺凌。 因此,当穿衣开放,自爆患有抑郁症的热依扎,被网友围攻指责时,她气愤的表示,你们是想要逼死我吗? 李小璐也在雪莉自杀之后,表示网友是想逼着她成为第二个雪莉,更在千字长文里爆料多次想要跳楼自杀。 那么,当代明星们,真的遭受了不公正待遇吗?网友们,真的是在借着言论自由,侵害别人的权益吗? 专门研究这个话题的传媒学教授,马蒂亚斯·克朗说:就个人而言,这可能是批评,但当10万,20万的网友,批量在网上讨伐你做错了什么时,这绝对感觉像是被欺负了。
所以,传播学有个针对这个现象的词汇,叫做:相称性。 利用社交媒体当众批评和羞辱,很容易,但是你的批评和羞辱,和明星实际犯的错误之间,是否具有相称性。 这就好比,有人在路边停车,警察明明应该贴罚款,他却因为憎恨这样的人,而选择枪杀。 而回到明星本身,有些明星没有犯什么错,比如热依扎,她怎样说话,穿衣,确实是她的自由,网友可以表达不喜欢,但不能进行荡妇羞辱。 而比如李小璐和蒋劲夫,她们确实犯了错误,网友有权批评错误,表达不满,但不能过分攻击,上升到人身侮辱,以及家人辱骂上。 也可能,你会觉得他们本来就做错了,你站在道德制高点上,可以随意释放情绪,但即便他们犯了道德或法律的错误,并不代表你就有了道德豁免权。 也许,你捍卫的是正确的东西,你守护的是道德,你是拥有真理的那一方。 可以说,和过去被杂志和公关包装的明星相比,现代的明星,显然处于更为恶劣的生存环境中,因为到处都是镜头,随时随地都是爆料,负面新闻一经传播,很难像过去一样,只手遮天,隐瞒下来。 所以,她们感到不公,感到被欺负,这是一种很正常的心理。 但这是否就意味着,网友没有发表意见的自由,尤其是不好的意见呢? 因为对于明星们而言,社交媒体的兴起,让亿万网友的声音和评论,非常迅速直观的呈现在他们面前,一言一行,都会招来指手画脚,评头论足,但是,这些评论和关注本身,也是他们商业价值的体现。 拿李小璐来说,她现在确实只要一有动作,下面就是网友旧事重提,各种辱骂。但是新剧还未开播就先火上热搜,作为一个不断走下坡路,越来越商业化的女演员,她也在品尝高流量和高关注,衍生的商业利益。 连我一个新媒体小编都知道,一篇文章写出去,不可能都是赞誉,会遭受一大波批评和莫名其妙的攻击,但是,有人攻击就意味着有点击率,有人在看,否则文章无人问津,小编靠什么吃饭呢。
你享受了高点击的流量福利,就必须承受可能莫须有的诋毁啊。 所以,虽然我很讨厌网络暴力,但是,我同样讨厌想要博得关注的同时,还要玻璃心。 拿我自身来说,新媒体写作需要追热点,比如高以翔去世,雪莉自杀,如果追,就有网友指责我吃人血馒头;比如某明星劈腿,出轨,如果追,就会有人指责,尽写些低俗玩意。 我一正经,就阅读量奇低,我稍微恶俗,就能养活自己,我能怎么办。 后来,慢慢想明白,我是在吃人血馒头吗,不可否认,有一点,我是故意低俗吗,有一点。即便我怎么狡辩,我在努力写有价值有帮助到他人的东西,我都无法否认一点,我一直很心机的用名人热点,用可能更容易引发关注的标题,博得别人的点击; 我要因此羞耻吗?没必要,因为我也在产出高质量的东西。 对待那些网友的评论,有理的,我吸取教训,无理的,我选择漠视。 所以,我可以体谅那些明星,有多辛苦的在承受网友的批评攻击。 以死证明自己,以死换取别人的后悔,只能证明你的想法太愚蠢,你的生命好廉价。 就在今天下午,发生了一件事,我的外卖到了,当我打开门后,看到快递员戴着口罩,只露出两只眼,所以接到外卖,还没有等快递员说完话,我就啪的一声关上门。
其实快递员有什么恶意举动吗?没有,他只是想要我给个五星好评,话没说完,就吃了闭门羹。 而我为何这样做,因为我一个人在家,戒备心特别强,我的门上按的有监控,平时开门我都安全感十足,感觉监控可以保障我的人身安全,但是当快递员戴个口罩,只露两个眼时,天哪,监控就不管用了。 所以,打开门看到快递员的那一瞬间,我迅速抢过外卖,迅速关门,没有给他任何反应时间。 这件事中,快递员做错什么了吗?没有。我做错什么了吗?如果是过去,我会深感内疚,觉得自己做错了,因为莫名伤害了别人,如果快递员玻璃心一点,会觉得我这样也太看不起人,态度太恶劣了。 可是,作为一个女孩,在看了那么多负面的社会新闻之后,我的安全第一呀。 人生,越是往后,就越是明白,这世界上的任何事情,哪有那么多绝对的对与错,就算被批评态度恶劣,对待快递员没有基本的同情心,我依然会这么做。 而且,回到屋里后,我立刻在线给了五星好评,但也指出,希望快递员下次送货,不要戴口罩,吓到我了。 他要靠送快递拿工资,快递送到了,他就拿到工资了,他希望五星好评,我给他五星好评。 我的态度,只是我的问题,不应该成为他的烦忧,困扰,更不应该变成伤害。 回到明星和网友的话题上,明星和网友,是是非非,无法细分。 作为网民,占据道德高点的时候也要明白,我们所指责的对象,本质上人; 特别声明: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观点。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